• 声嚣

    Sound and Fury

    关于“声嚣”

    About Sound and Fury

    声嚣,创办于2018年。关于剧作的一切。

    更多文章请关注声嚣微信公众号,搜索id:SandF2018

    声嚣剧读节 · 第一季

    我国每年大量原创剧目的演出中,女性剧作家的创作引起越来越多的关注。或广阔的现实触角、或独到的观察角度、或鲜活的人物形象,将一批卓有创造力的青年剧作家推向前台。本次剧读节,我们邀请两岸最具代表性的女性剧作家,举办连续两日的剧本读演会。
    她们的创作,触碰到各个阶层各种生活场景,同时极具剧作家个人特色。每场剧读活动,将由1位剧作家、1位导演、数位演员参与,以情境剧读、编剧及导演座谈、及现场问答的方式,向观众集中展示这些极具活力和创造力的青年女性剧作家及其代表作品。

     

    【演出安排】

    No.1 《冒牌人生》
    编剧:陈思安
    剧读导演:陈思安
    2018年7月28日 15:00-16:30

     

    No.2 《世外》
    编剧:朱宜
    剧读导演:陈思安
    2018年7月28日 17:00-18:30

     

    No.3 《捉迷藏》
    编剧:胡璇艺
    剧读导演:陈然
    2018年7月29日 15:00-16:30

     

    No.4 《服妖之剑》
    编剧:简莉颖(台湾)
    剧读导演:简莉颖(台湾)
    2018年7月29日 17:00-19:00

  • No.1 《冒牌人生》

    《冒牌人生》

    编剧:陈思安

    剧读导演:陈思安

    演员:张巍、阮思航、孙书悦、高建伟、黄露凝、汪相伯、李君兰、卢迪、何齐


    一双正在逐渐脱离主人管理的双手,一颗无法再安心停留在胸膛里的心脏,一对从来未被身体接受的乳房……三个因特异的身体而将命运羁绊在一起的人,共同驾驶着脱轨的人生列车向未知前行。
    阿翔跟十余年未见的大学师兄周梓虞重逢,让阿翔的生活发生剧烈变化。师兄看似失去理智的怪异生活选择,犹如螳臂当车的堂吉诃德,强烈地吸引着生活步入正轨的阿翔,把他一点点撬离开现有的生活。素哥从有自我意识开始,就在与自己的身体抗争。成年后的生活不断分叉,她走过一个又一个内向拷问的节点,抗争了多年,终于下定决心与自己做个决裂。张涵白日里与所有白领无甚差别,工作结束后属于自己的时间里,他有着不为人知的特殊爱好。他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收藏,把这当做自己在世界上最后的堡垒,却被突然闯入他世界里的奇怪人物搅乱。

     

  • No.2 《世外》

    《世外》

    编剧:朱宜

    剧读导演:陈思安

    演员:张巍、阮思航、孙书悦、高建伟、黄露凝、汪相伯、李君兰、卢迪、何齐


    上海市外车程一小时的小镇建起了一个豪华湖景别墅小区。城里人被田园梦吸引,纷纷斥巨资购买别墅,在这座正从农村向经济开发区转型的小镇里,学着过上美式郊区生活。渐渐他们发现身边的园丁、保安、保姆本是这片土地过去的主人,并且依然认为自己拥有这片土地……黑色喜剧《世外》用最日常的生活片段,展现时代洪流所成就的梦,和碾碎的梦。

     

  • No.3 《捉迷藏》

    《捉迷藏》

    编剧:胡璇艺

    剧读导演:陈然

    演员:王小欢、黄露凝、何齐


    《捉迷藏》讲述的是学生郝可以和女工陈着的一段相识,故事跨越了2010年到2015年。在这六年间,二人一直希望能更靠近对方,却始终不得要领,一种十分日常却深刻的阻力将她们各自困锁。该剧本没有选择戏剧化的方式来呈现一切,而是在碎片的堆叠中令剧烈的变化来得顺其自然。

     

  • No.4 《服妖之鉴》

    《服妖之鉴》

    编剧:简莉颖(台湾)

    剧读导演:简莉颖

    演员:张巍、阮思航、孙书悦、高建伟、黄露凝、汪相伯、李君兰、卢迪、何齐


    「服妖者,男穿女服,女穿男服,风俗狂慢,变节易度,故有服妖。」
    《服妖之鉴》的故事背景穿越了当代、近代、明朝。由后汉「服妖」之说、明清「拟男」戏曲获得灵感,揉合反串、性别倒错与国家命运于一剧。描述在一个所有言语、外在行为都必须被他人恣意揣测的时代,主角凡生不断与内心的自我拉扯。
    在一次意外的审问当中,凡生遇见了他唯一可以倾诉的对象,湘君。她不但勇敢直视了凡生一直以来无法面对的自己,也知道在那血流成河的时代中勇猛的警察头子,其实是多么地想要一支属于自己的口红。
    《服妖之鉴》结合了浪漫爱情、时空穿越的剧情,配上各历史时代的服妖人生,在至今仍无法终结的轮徊当中,让我们遗憾那忠于自己的一支口红,一个姿态,竟然都有可能轻而易举地,毁灭一个世界。